2024 年 4 月 22 日
最新文章

避免快時尚成環保災難 二手衣送回門市有回饋

 

ZARA高雄巨蛋門市的舊衣回收箱,裡頭已有不少衣物,店員表示,每隔幾天會定期整理。記者王慧瑛/攝影

聯合報 記者蔡容喬、古和純、王慧瑛/高雄即時報導

周末午後,高雄漢神巨蛋百貨公司逛街人潮洶湧,H&MUNIQLO、ZARA等門市熱鬧滾滾,結帳櫃台大排長龍,買氣暢旺,這3家門市皆設有舊衣回收機制,ZARA還提供舊衣兌換消費九折券誘因,逛街民眾很少願意提重物出門,回收風氣有待提升。

 

坊間愈來愈多服裝品牌發起舊衣回收行動,2013年起,H&M在全球推動舊衣回收計畫,全台門市皆設有舊衣回收箱,全年不限品牌、不論新舊的織品類皆可回收再利用,回收的衣物與織品有95%可再次利用,H&M基金會將總盈餘的50%用於紡織物回收技術研究。

 

走進H&M門市,雖然沒看到舊衣回收箱或更多告知資訊,向店員詢問,店員很有耐性地說明舊衣回收遊戲規則,提醒一人一次頂多送來兩袋,交給結帳櫃檯即可,袋內裝多少件衣物沒限定,也不限定是不是H&M商品,捐舊衣還能獲得消費九折券當獎勵。

 

記者再來到UNIQLO門市,詢問店員哪裡可放置回收的舊衣,店員協助帶路到童裝區旁的舊衣回收箱,往箱子內部一探,裡頭有七成滿,店員表示,UNIQLO舊衣回收限定自家集團售出的商品,捐出的量沒有限定,包含衣褲、襪子、外套、床單、被套不論新舊皆可捐,收來的衣物用於公益捐給弱勢族群、物料再生製成燃料棒或舊衣改造成毛孩寵物衣。

 

UNIQLO是2014年起推動「服裝回收再捐贈公益行動」,將可能被丟棄的衣物轉化為救援物資,九成完整衣物送往貧苦國家,另一成已不能穿的舊衣,UNIQLO回收可利用的纖維,重新應用製成房屋隔熱材料、工業手套、地毯生產等,盡可能達到百分之百無浪費。

高雄ZARA門市的舊衣回收箱上寫著「本計畫與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合作」,業者在官方網站也說明,回收衣物會先經過分類程序,百分百棉花、羊毛或聚酯纖維製成的服裝可回收再利用成為新布料,其餘衣物將轉變為建築或汽車業用料。考量衛生、安全和健康或材料質量原因而無法重複使用或回收的服裝,會遵循嚴格的廢物管理程序處理。

 

「能送回門市回收挺好的!」高雄宋姓女子說,業者建立回收機制是實踐社會責任,消費者捐出舊衣再買新衣,有做公益的滿足感,也能減少衣物亂扔的罪惡感。

 

綠色和平2016年發表的消費者購衣習慣調查,推估台灣20至45歲民眾每年至少丟掉520萬件衣服,等於每分鐘有9.9件衣服被扔掉。全球每年約生產800億件新衣服,是總人口數11倍,快時尚品牌衣物有很大一部分是以聚酯纖維為原料製成,難以在環境中自然分解,被丟棄的衣物成為沉重的環境負荷。

 

綠色和平媒體與推廣部經理陳瓊妤說,去年德國辦公室再度調查紡織品製造運送及銷售丟棄過程,發現許多被送往低度發展國家的救濟衣物,因數量龐大難以負荷,最後還是被送往掩埋場或焚燒處理。

 

在台灣,綠色和平曾積極推動「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」修正案,包括Zara、H&M、UNIQLO等被視為「快時尚」的知名品牌,在公眾壓力下做出回應,承諾將逐步淘汰使用有毒化學物質,並加強環境控制。

 

許多品牌服飾在發展中國家製造產品時,隱瞞使用有毒化學物的事實,這些化學物汙染水源、土壤,長期累積在人類和動物體內,導致嚴重的肝臟疾病、荷爾蒙和免疫系統混亂,對民眾健康造成傷害。陳瓊妤說,該組織推動「為時尚去毒」,呼籲服飾製造商停止使用「全氟有機化合物」(PFAS)、「壬基酚聚氧乙烯醚」(NPE)等11類有害物質。

 

陳瓊妤表示,被丟棄舊衣物若社福單位難以處理,也無法進入資源回收系統,就只能成為垃圾進入掩埋場,對環境造成更大負荷。為減輕隱憂,建議民眾避免衝動消費,購買品質好、可以久穿的衣物,可轉贈親友、二手交易或交換,延長衣物使用期限。

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2022年發現大量二手衣、新衣由中國及歐洲地區運送至肯亞,因數量龐大,只能成堆堆放。圖/綠色和平提供